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道路上,回應社會發展需求,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導向,研習專業公益,推動可持續發展,已經成為大勢所趨。在此背景下,深圳國際公益學院迎來一批專業新力量——EMP十七期新同學,滿懷公益情懷投身到中國公益事業的浪潮里。

對于每一個加入者,當公益成為生命的一種追求狀態,這樣的狀態對于每個人的事業和人生來說,就可以像蘇格拉底所說,“是一種經過審視的人生”。

EMP(Executive Management of Philanthropy)國際公益管理是中國首個專業化公益管理教育項目,致力于培養社會創新創業型高級管理人才,多年來借鑒國際先進理念,持續引領行業發展。在深刻領悟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基礎上,EMP最新推出“知行合益”教學體系,為公益、商業等各領域精英搭建完善的新公益知識架構,倡導公益精神與向善文化,打造高水平可持續發展價值平臺。

守護五彩斑斕的海底世界


陳雪

?深圳市珊瑚礁生態修復有限公司創始人

深圳市珊瑚海海礁生態保護與修復及海洋可持續發展聯合會(籌)創始人

關注領域:海洋

公益經驗:參與公益6年,全職公益5年

粉的,紫的,藍的……有的像鹿角、有的像扇面、有的像菊花……珊瑚礁擺弄著婀娜的身姿,在波光粼粼的海水中爭奇斗艷。熱愛潛水的我,每年都去全球潛水旅行,每每看到這些絢麗的珊瑚礁,都仿佛置身于海底的御花園。然而,我也眼見全球珊瑚正在退化,仿若無法阻止鮮花正在步入冬天的凋零。

珊瑚礁被認為是地球上最復雜、最美麗的生態系統?!妒澜缟汉鹘脯F狀報告(2020年)》指出,盡管100多個國家的珊瑚礁僅覆蓋海底的0.2%,但其支撐著海岸保護和數億人的糧食及經濟安全,每年提供價值2.7萬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但由于污染、過度捕撈和全球氣候變暖造成的海水升溫會導致蟲黃藻等藻類大量死亡,進而造成珊瑚本身死亡,引發“白化”現象。

不忍看到珊瑚礁群消失,我從企業人轉身公益人,通過參與到菲律賓珊瑚修復項目,真切了解到珊瑚礁的重大作用和其面臨的重大危機。僅中國國內近岸珊瑚消失了80%,離島珊瑚礁覆蓋率從50%-60%下降到約10%-15%。

《IPCC全球升溫1.5℃特別報告》指出,全球99%的珊瑚礁很可能在本世紀末前消失。如果世界不采取緊急行動并實現《巴黎協定》規定的目標,珊瑚礁將在 30 年內消失。與它們一起,還有大量海洋物種以及 5 億人的食物、生計和文化遺產來源。

留住海底花園,也是留住人類的生命線,我決定全職從事珊瑚礁修復。早期我常年奔波海外,參與各式珊瑚礁修復項目,研究修復技術,做保護區實驗,包括:新型苗圃設計、新型繁育技術、新型材料。

菲律賓Boayan珊瑚礁生態修復項目是團隊的優秀項目。修復前,Boayan島的海底生態環境已受到了嚴重的外源壓力影響,極低的生物多樣性,和接近扁平化的水底結構,這都預示著它在短短的幾十年內所承受的破壞。

上圖:惡性捕魚導致損毀的珊瑚

下圖:陳雪和團隊成員對boayan島進行生態考察

位于八打雁的保育區曾經是周圍地區的示范性保育站,這兒的海底曾是那么的熱鬧,在經歷一系列由于氣候及地質問題,導致近岸珊瑚礁區珊瑚損毀超過一半以上,遍地尸骸,觸目驚心!

我們當即決定盡一切力量搶救、恢復,運用國際團隊帶來的新概念、新技術,更科學有效的人工生態修復的設備,更科學的執行標準,聯動當地政府實行嚴格禁漁政策,終于在一年后見到成果。

近兩年,由于疫情原因,團隊的多數成員包括我,無法頻繁前往各修復區執行任務。在疫情緩和階段,僅有一支監測小隊能夠出行,負責前往各修復區執行維護和監測任務,我們國內的團隊成員則聚在一起等待著海對面的消息。

boayan項目的生態修復經驗,其他幾個保護區也都取得較為滿意的結果。鑒于疫情的持續性和出國困難重重,我們在國內組建珊瑚海團隊,希望通過公益將技術普及出去,幫助更多公益團隊掌握。

目前,我們正在打造深圳珊瑚礁修復示范區,為全國乃至全球的珊瑚礁事業打優秀模板,從而推動修復我國所有適合珊瑚礁生存的海域,讓更多的人享受珊瑚礁生態系統的服務性,幫助深圳打造海洋中心城市名片,為國家發展藍碳經濟盡一份力。

然而,要更好地做好珊瑚礁公益事業,是一項更專業的事。在一個人摸索前行時,少不了孤獨和困惑。機緣巧合下聽到深圳國際公益學院“EMP國際公益管理”課程在深圳開課,我發現有必要去專業的公益學院學習深造,成為公益的專業人士,進而推動珊瑚礁修復事業的專業化、組織化、協同化。

我們愿為深圳打造海洋中心城市名片貢獻力量。根據豐富的海外執行經驗,聯合一線科研團隊,我們相信目前已經針對退化珊瑚礁的保育修復有了一些可行有效的方法。

希望通過宣傳海洋教育,普及公眾對海洋環境的重要性認知;通過海洋生態文明建設,促進生態環境持續改善;通過推動海洋科技發展,促進海洋基礎科學進步;通過推動綠色循環低碳發展,協助達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海洋城市目標;通過珊瑚保育事業,為全球和全人類謀求更美好的未來。自覺承擔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歷史使命,努力發展深圳海洋文化,為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貢獻力量。


插上鳥兒的翅膀一起飛

田陽陽

北京市昌平區多元智能環境研究所副理事長

游豬生態聯合創始人

關注領域:環境保護、野生動物保護、可持續發展

公益經驗:參與公益10年,全職公益9年

我出生在陜西一個煤炭小城,我家就住在礦井旁邊的半山上,從小就不得不忍受糟糕的空氣和污染的環境。

在這片黃土高原的邊緣地帶,煤炭是最主要的“特產”,拉煤車每天都在絡繹不絕的運煤,很多地方的土都變黑了。記得小時候上學的路就是一層很厚的煤灰路,拉煤的車從身邊開過,身上都是煤灰,直到我10歲去了廣東才脫離了這種惡劣的環境。

在高中的時候,我看了我的環保啟蒙紀錄片《難以忽視的真相》,因此立志要從事環保工作,大學毫不猶豫的把所有的志愿都填成了環保專業。


田陽陽在江蘇東臺條子泥濕地考察

大學在北京的環保NGO實習的經歷成為了我人生的轉折點,直面了空氣、垃圾、河流、野生動物等各個領域真實的環境現場,接觸了政府官員、專家學者、環保志愿者、企業、環境難民等利益相關方,閱讀了大量的環境書籍,參與了多項環境保護案例。

我深刻的體會到在NGO是能夠有效的推動解決環境問題的,因此畢業后毅然加入了NGO從事野生動物和棲息地保護。10年來,搭建了全國候鳥保護網絡,解決全國多地盜獵和棲息地破壞的問題,聯合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遞交5份生物多樣性保護類提案議案,推動出臺及修改了相關環境政策。

田陽陽接受央視采訪

在全球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危機、糧食安全等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重大議題面前,雖然已在環保領域深耕多年,但我仍深感原有的知識體系、行業思維、資源圈層,已經受到局限,很難用經濟、文化、社會等多重思維和最全新理念相融合,不斷創新、突破,更難以形成變革型、甚至是顛覆性的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

前后對比:渤海灣某濕地,是東亞-澳大利西亞候鳥遷飛區重要的停歇地,曾經密密麻麻的捕鳥網,在我們持續的努力下,如今候鳥安全自由的翱翔。折返之光/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決定來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學習“EMP國際公益管理”,與中國最具思想、最富行動力、最能夠把握公益和社會發展脈絡的專家、學者和公益伙伴們在一起,提升對社會問題的洞察力和理解力,系統性的梳理、建構和迭代自身知識體系。

在中國公益和商業正處于的融合變革期,以目前的野生動物和棲息地保護項目為基點,我正在探索一條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并形成可復制的最佳實踐案例,影響到政府、企業、社會組織、消費者和普通公眾。同時,也努力搭建一個全球性的可持續發展青年行動平臺,為Z時代的青年,參與相關志愿服務、學術研究,職業發展,乃至社會創業,生態影響力投資提供價值平臺和有效通道。

相關鏈接(請于文末原文鏈接里查看):

WHY EMP | 新生心語:守護歷史的足跡
WHY EMP | 新生心語:有一種公益支持,是帶你長大

源自:深圳國際公益學院